澳门金莎:吴松:崇洋不要媚外 合资并非万能

如果我们这一代不把汽车做大做强的话,下一代也要做,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为汽车产业带动太多的关联产业。

人民网9月4日天津电2011中国汽车产业国际论坛上,广汽集团副总经理,广汽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吴松在互动论坛上做了关于自主创新发展的演讲。在自主品牌“井喷”的今天,广汽打破自主品牌从小排量经济型轿车入手的传统,以中级车传祺“入场”,震动业界。

他表示,通过合资,广汽在研发、制造方面实现了技术整合,这种东西方文化的深度交流对其帮助很大,所以广汽传祺可以与同级别的合资品牌对比,尤其是经过这两年市场全面检验之后,它具备了这个能力。“不过,我们遭遇的是跨国品牌这么强大的对手,要争得一席之地,需要我们全体人员的整体付出,需要一代人的付出。”

“汽车业合资会上瘾。”这是吴松有名的“金句”。他认为,汽车企业太宠爱合资品牌。短期内合资确实能救活一个企业,但从长远的发展来看,不利于整个民族自身品牌的发展。以日韩车企为例,他们闻名于世的品牌均为国产,虽有过合资的历史,但合资只是其发展过渡期的跳板。“在中国,合资品牌带来了高利润,人们尝到了甜头,而引进合资品牌的初衷似乎在逐渐被淡忘。”

轿车之所以现在搞自主比较难一点,第一个当时不鼓励,很多地方都没有把汽车作为支柱产业,没有公开提出来这是个消费品,但是汽车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当经济发展,开始是企业有些进口,再私人有些进口,一下把进口车卖疯了,这下国家说,进口这么贵,我们能不能自己做?

在自主品牌“拿下”中国经济型轿车市场的半壁江山之时,起步较晚的广汽以传祺品牌首战中级车市场,对此吴松谈到:“有一个外国人说,美国人只有美国车为主,欧洲基本上欧洲车为主,到了中国全世界的品牌都中国,我最后说,我们中国自主以来就包容。这是保留颜面的话,其实这才是全世界都不多见的事!我们没有好的品牌,没有过硬的技术,没有达到安全的保障,中国消费者不买账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我们达到的时候,我们还是习惯消费外国品牌,那外国朋友都会对我们表现出新的看法。”

“自主品牌这么多,决定成败的还是市场,但不是说市场这块可以自己选择了,政府就不介入。一定要让政府主导,打破各个地方的条块分割和保护主义。”吴松说,某跨国品牌在中国要建第8个、第9个合资工厂,整得全世界都不理解中国人怎么回事,帮工还有帮上瘾的,这个是我们要反思的。

近期一轮对“汽车合资股比放开”的大争论,再次将汽车业特别是内资自主品牌推上开放与保护的坐标点。尽管合资股比已经明确短期内不会放开,但在扩大开放的大趋势中,汽车强国战略的拟定和实施也越发紧迫,留给自主品牌车企的时间更是不多。

挑战现状是吴松的本性。当年在钢铁行业,30多岁的他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当上了总经理,在公司刚有起色的时候,他觉得已经乏味,决定离开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未知的未来。

吴松在论坛上谈起广汽传祺的创新思路,不禁从中国汽车大环境说起:“当今的中国汽车产业环境,一方面跨国企业携手强大的技术和批派实力,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抢占中国汽车市场,并进行本土化的精耕细作,全力比拼。中国汽车是全球竞争最充分最激烈的行业之一。另外一方面,本土企业由于技术、制造及品牌再加上体制需要创新等多方面的原因的限制,不得的从经济型车入手占领市场。”

吴松坦承,广汽的优点是制造能力、工程整合能力和质量控制能力;弱项是网络能力和营销能力。现在广汽有一个创新的网络营销模式,叫“集群网络营销模式”。比如说在大城市广州,就选两家经销商,由这两家建4S店,并在周边区域建设卫星店。今年年底,广汽乘用车有望达到120家4S店的总规模。同时,要做到权力下放,把所有权力放到营销大区。企业的成功取决于体系的成功,营销也一样。

合资不是只把规模做大

澳门金莎,那是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这个过程也出现了一部分汽车自主品牌,也有那么一股子气,但是由于缺乏汽车方面的沉淀,他们在成长的时候,因为生产什么都卖得出去,又产生一个错觉,认为中国汽车就是这样的。但是最终发现自己在很核心的技术、制造和管理方面的积累还是很欠缺的。

就是在这样的思路下,广汽开始了自主品牌的征程。“这么大的市场增长机会,本来应该成为发展自主品牌的契机,实现中国由汽车大国向强国发展。汽车产业要强盛,一定要树立自己的核心体系,一定要拥有自己的品牌。”吴松认为广汽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能全情投入自主品牌的,虽然现在的市场中竞争更加激烈,但是“我感觉到过去的竞争只是开始,现在的竞争才是竞争。”吴松说。

吴松说,那些想建汽车厂的官员关注一下自主品牌,就会发现,现在中国的月亮跟国外是一样的,只是我们处在不同季节而已。“如果还是给予外资超国民待遇,我感觉不到中国自主可以做起来。”

“开放肯定是重要的,但是开放的目的首先是本国的这些产业要起来,其次要把世界先进的东西吸纳进去,同时把代表中国最先进的产品提供给世界。”这是吴松对汽车产业合资与自主辩证关系的理解。

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精髓,第一点就是非常开放,第二点就是资源整合,实际上整个贯穿他一生的军事思想就是这个。当年干革命,刚开始很多人都要走,这就像搞自主品牌,别人一挖都愿意走,这都是正常的,从人性上来讲,都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大家都知道革命要成功的话,可能很多人都不跑了。

对于针对自主品牌的政府支持,吴松表示,唯一希望的就是国家能够表明态度,给自己的孩子更多关怀。“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破除文化和心理的旧壁垒。过去很多官员有爱国情绪,一说自主就带头乘坐,但坐了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门打不开,伤心了。现在,我们还是想邀请官员来坐坐我们的车,因为我们的品质已足以跟合资车媲美了。国内的政府采购有十几个省市,广汽传祺都进去了,而且公安采购目录也进去了。这是值得欣慰的事。”

近年来,自主品牌汽车在和合资品牌不断下探低端市场的压力下,市场份额持续萎缩。但从中高端入市的传祺发展迅猛,在短短的3年内销量已从11年1.7万跃进到了8.5万辆。吴松介绍,传祺从一开始就将竞争对手锁定合资品牌。广汽的构想就是通过整合长期与本田、丰田等日资优秀品牌合资的经验与资源,用合资培养的人才,用合资积累的经验和资金,将自主事业真正做强,与世界顶尖品牌相媲美。

全世界没有一个像中国这么搞汽车。全世界的东西都砸给你,挂一个名字在你那里都好卖。通过这个中国汽车工业,我可以看到,实际上我们的民族文化找不到指针,我们无数的精英在那里面去奋斗,但是创造的不是你的东西,甚至即使你在里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你连自己都找不到。

吴松表示,他曾在钢铁厂工作了16年,中国人对国外钢铁的那种崇拜,至今仍记忆犹新。正因为有了这种崇拜,才下决心聚合全国的力量,建设了宝钢。宝钢是中国钢铁行业的摇篮,以宝钢为转机,全国所有钢铁企业进行了重大的改革和调整。现在中国使用的钢铁中,我们自己生产的占了96%。

广汽传祺“掌门人”吴松在接受采访时提出,目前中国汽车产业自主品牌如想获得结构性提升,需要站在国家和产业高度支持下才能给出“顶层设计”。当前,自主品牌发展不可避免涉及两个核心话题是:与合资的关系与竞争、市场的保护与管理。吴松认为这些是需要通过“顶层设计”、施行自主品牌国家战略加以解决。

现在,全世界的汽车公司都在利用中国市场去实现进化,为什么我们拥有这个市场,非得让他们来统治我们?这不是民族的悲哀?我现在对汽车文化研究还不太深,但是我可以下一个结论,我们的文化还是有缺陷的,需要改进。

“既然能跟国外的兄弟合作,自己亲兄弟之间为什么不能合作呢,我相信这种合作将是对中国文化传统的一种改变。我们的文化里,以前是对外人亲切,对朋友仇视,对亲人残忍,现在要扭转过来,特别是我们这些一起创业的企业要互相尊重。”近日,广汽乘用车总经理吴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到了广汽与奇瑞建立联盟的原因。用他的话说,“崇洋不要媚外,合资并非万能”,自主品牌这几年遇到了这么大的阻力,下一阶段一定要加强合作,哪怕是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

“合资最主要是两个目标,培养人才和积累利润,而绝不是把规模做大。”在吴松看来,如果一味的只处于代工和帮工的过程中,长期以往,中国汽车将永远在世界不受尊重。而且一旦国际市场发生改变,合资企业的撤资是毫不留情的。

我是这样想的。第一个,对汽车业大的战略的把握和形势的认定。我通过别的行业的发展在看汽车这个东西。比如钢铁行业,宝钢还没有建的时候,我们部长带队到国外考察,那大家都像孙子一样,当时从国外回来大家都没信心了,比现在做自主品牌汽车还没信心,但是现在钢铁行业情况怎么样?

与钢铁业相比,汽车业则是靠合资解决了生存问题。自主品牌刚起来的时候,依靠价格优势获得了市场,但后来又被合资产品比下去,还是因为品质原因。吴松说:“如果冲上去之后又掉下来,那不叫品牌,冲上去之后不轻易下来,当市场遇到危机的时候能最先想到的,这才叫品牌。”

但吴松坦言,自主品牌发展到今天迎来了难以想象的挑战,需要国家、整个产业给予优待:从“顶层设计”开始就适当地为自主品牌提供更为优越的空间和支持,适当地营造自主品牌的消费文化和荣誉感,通过制度和政策性的保护,为自主品牌赢得更多机遇。“回顾日韩等国的汽车产业,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如果没有民众,特别是精英阶层对国产自主品牌的支持,想要发展起来也是非常难的。”

作为一个汽车公司的主官,管理之道很重要。

他建议,中部和西部地区要禁止引进国外品牌,不要把那块“美丽的土地”也搞污染了,这是政府完全可以掌握的。不要把沿海的招商悲剧再来一遍,不要再采取发展—污染—再治理的方式,也不要掉进产业转移的陷阱。

当然,因为利益的驱动也没人敢坚持自主。当时有那么一个氛围,如果那时候你把“上海”留着,就说你思想不解放。咱们要回到那个历史,这是一个小孩和一个成年人打交道,当成年人给了几颗糖之后,小孩不知道糖后面的背景,所以就出现了目前这样一个情况。

有一种思潮在国内汽车文化中已经形成了,一谈自主就认为品质差、价格低,这让自主品牌很难做。吴松说:“广汽集团把所有钱都砸到自主品牌里,现在给了100亿,已经不简单了,我们要感恩。所以,我们不能追求原来本田、丰田的方式,它一出手就有很多钱,因为它的品牌本身利润就高,自主品牌投入再多钱也不一定有效果,因为环境已经变了,所以我们要把钱用在刀刃上。”

最近在看的是《凯撒大帝》,这个厂子刚刚开始策划阶段,我看的是《德川家康》,从头到尾十几本,我都看了。

对于品牌宣传,广汽特别成立了市场传播科,今年以来举办了近500场线下活动,并特别加大了试乘试驾体验的力度。通过“总教练培训模式”,培养各个店的营销人员,让他们带顾客在店里面体验传祺,将每一个店都变成广汽乘用车的培训中心。

因为我在里面搞了五年自主,自己再反思、再琢磨这些问题,现在中国汽车工业是处在一个什么阶段呢?看起来好像是自主品牌现在面临着一些问题,但我觉得现在中国汽车正在有一个崭新的开始。虽然说合资现在已经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但是不能否定,它用先进的思维给我们自主打开了一扇窗。

您现在看的什么书?

吴松:现在还不好下结论,由历史来评判吧。从我对汽车的兴趣而言,董事长的这个决策是英明的,这不是我讲的,是业内都在这样讲,因为大家都担心,广汽能不能造得出车?现在不但能造得出车,还能够造出好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重大的失误。

很费精神,不是一下子的事情。在学校读书时,很多人就是把国外的书拿来看,自己不去消化,食洋不化就是个问题。

这种文化是难以改变的。

有了这些行业的经历,我自己也在做分析,毕竟在丰田呆了几年,通过丰田的历史,我认为我们中国更具备条件做自主品牌汽车。市场比日本大,人才比日本多,我们缺的是大家心还不太齐,没有一套规则和标准,光有思想和理念不行,还有具体的行为和法则。我说可以把合资的东西整合一下,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在广汽,有这个条件。

这是现在我对汽车业的感受和对未来初步的判断。可以说,在集团内没有一家合资企业对我有任何的吸引力,而且现在对做自主遇到困难,我觉得还是幸福的,与我当时在钢铁里面遇到的困难比,还不到皮毛之一。

管理之道

2012年5月底,《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在广州番禹广汽乘用车公司内,与之进行了关于中国汽车业、关于自主品牌未来,关于传祺未来的长篇访谈。以下是访谈部分节录。

《汽车商业评论》:谈谈您对当今汽车产业的认识。

作为广汽集团副总经理,广汽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吴松从2007年4月开始负责广汽自主品牌项目的筹备,到现在,以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不但能造得出车,还能够造出好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重大的失误”。

你看商用车,即使国外比我们有优势,但打到中国来很难。由于中国起步早,所以国内不管是一汽、东风还是其他一些汽车厂,还占有一席之地,可以用这些年的积累,再往更高端发展一下。中国已经有一部分商用车出口到国际上,这个应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

《汽车商业评论》:您不是搞整车的,广汽把乘用车的重任交给你,你自己怎么给自己评分?

这是一个有激情的人。“有的人经历过一次起伏就退休了,我很幸运,能够经历几次起伏。”吴松说。

那么到第二阶段,国内合资已经尝到甜头了,企业就没有动力去推动自己搞自主。当时偶尔的有几个心里会对自主研发有些想法,但是也无法去采取行动,因为阻力太大,谁愿意放着钱不挣,跑去冒那些风险?

认识汽车业

现在创办自主品牌汽车的优势是:第一,合资合作给我们提供资源;第二,全球的零部件都到中国来,国内有一批零部件也非常不错;第三,经过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优秀人才都在往中国聚集。

广东人做事还是一种谨慎的原则,没有这些基础的东西,也不敢做汽车。今天的布局是为未来的发展奠定基础。我说我今天做的事情是为他们打工的,之所以现在无所顾忌,全身心投入,是因为有那么一种奉献的精神在里面。不是说觉悟有多高,也是这几年慢慢调整起来的。

吴松: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尖锐。我认为中国的汽车产业可能对外方恐惧过火了一点。

当年我们那些合资的企业,如果有今天的资本和这个实力,对合资是没有那么大的热情,当年都是活不下去了,没有饭吃了,如果再弄不好就破产了。所以一汽关掉了“红旗”,上海关掉了“上海”,这是硬性要求。

一方面有利益的驱使,一方面有政府的推动,人家把东西拿来又受欢迎,这三好合在了一起,所以无数的经理人都到了合资汽车公司,甚至到了外国的零部件厂。我当时在国企已经当到了二把手,但是我最羡慕的是能够到合资企业去搞碗饭吃,觉得那里环境也很好,机制也很好,各个方面都很好。

您对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有很深研究,那是以弱胜强的典范,你觉得这对于您做好自主品牌有没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