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出租车企有必要降份钱 不可盲目用经济杠杆

柏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王江燕称,出租车调价的收益不能都被出租车公司拿去。这边刚上调价格,那边企业就上调份儿钱,把原本给出租车司机的收益转移到给公司,这样不可取。否则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还那么多钱,还是会有拒载和不出车的情况。

北京将提高打车价格 收益主要归司机

2013-04-12 11:16出处:新京报 [转载]责编:王思

北京近期将出台一揽子的出租车综合改革措施,解决打车难。据了解,北京将按照法定程序启动出租车价格调整,调价产生的收益将主要给出租车司机。

4月9日,市交通委等多个部门召开内部座谈会,邀请多位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委员,一起为出租车打车难把脉和支招。上周日,北京交通部门也就出租车问题,邀请交通专家出谋划策。

总量调控 郊区增加环保车投放

数据显示,10年来,北京出租车一直保持在6.6万辆左右,但北京市常住人口已从1000万出头增长到约2000万。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增加出租车数量?

据了解,北京将依据不增加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的原则,对全市出租车总量进行调控,首先充分挖掘现有出租车的双班潜力,其次在郊区增加电动环保出租车的投放。

此前交通运输部发言人何建中在交通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北京大概是每千人拥有4辆出租车,上海是2.2辆,广州跟上海水平差不多。因此解决打车难,不能仅靠增加车辆,必须要从其他管理方式上来采取措施,大力发展电话叫车和定点候车。

打车将调价 收益主要给司机

北京的出租车价格已经维持多年不变,此前一直有关于出租车价格应该调整的呼声。据了解,北京将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出租车运价的调整,调整前将召开听证会,目前正在制订关于出租车调价的方案。调整后的收益主要给出租车司机。

北京交通大学姚恩健教授此前在参加座谈会时发言称,为缓解打车难,价格可以适当就市而涨。但最关键的是让司机可以多赚点,乘客也能承受涨价的额度。

除起步价外,早晚高峰等大规模拥堵状况、暴雨暴雪等特殊天气、电话预约出租车等因素均在出租车价调整考虑范畴之内。有关人士建议,今后在缓解打车难问题中,应发挥出租车价格的经济杠杆作用,让的哥在这些环境下出车不倒贴钱,增强该行业的吸引力。

据了解,北京现有277家出租车公司。今后,将加大针对出租车公司的监管力度,建立出租车公司、司机的退出机制,对出租车牌照的经营权实行动态调控。

北京将推广电话叫车服务

对于打车方式,目前,北京仍处于“招手即停”的打车状态,尚未建立统一的电召服务平台。市交通委运营监测调度中心表示,将整合全市5个出租车监测调度中心,建立统一的出租车监控和运行平台。推出统一叫车服务电话,同时,整合200多家出租汽车公司的调度资源,推出智能手机客户端。

为保证高峰时段出车率,今年交通委将大力推广电话叫车服务模式,推行4小时预约承诺机制。同时,交通部门拟尝试动态调整出租车总量,适当增加一部分运力专门用于城市保点儿和电召。

现行出租车价格

白天(5时至22时59分)

起步价10元,超出3公里至15公里以内的公里数每公里按2元计费,超出15公里以外的公里数(每公里加收50%空驶费)按3元计费。

超过3公里另收燃油附加费3元。

夜间 (23时至次日4时59分)

起步价11元,其他计费方式同上,但每公里另加收20%的夜间费用 。

超过3公里另收燃油附加费3元。

声音

如果涨价不涨份儿钱、不取消油补,司机有的赚,但如果份儿钱也跟着涨了,涨价对出租车司机来说没意义,而且可能导致出租车司机流失,车少了,反而加剧打车难。

——金建出租车公司卢师傅

出租车涨价是把成本转嫁到了老百姓身上。其实,政府应取消份儿钱,由工商发放营业执照,司机则按营业收入的一定比例直接向国家缴税,这样司机自然有积极性,打车难自然就会解决。

——乘客张女士

去年年底,本报持续关注城区打车问题,记者体验发现在早晚高峰时段,平均半小时才能打到车。此后,相关部门启动专项行动整治打车难及黑车现象,北京出租汽车协会也发布“自律措施”,要求早晚高峰时段通过多种措施保证出车率。昨日,记者再次在晚高峰时段体验打车情况。
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打车6公里路走半个多小时

昨日18时33分,记者在幸福大街打车前往大望桥,多辆空车驶来,在路边仅等候几秒钟,记者打车成功。

“高峰时段好不好打车分地方。”司机郭师傅说,晚高峰时段,写字楼、商圈等地打车较困难,但在一些住宅区附近则相对容易。

在通惠河北路上,车辆排着长队缓慢行驶,出租车计时器显示,3公里的路程,已经等候了17分钟。“堵车也是晚高峰不好打车的原因,司机不划算。”郭师傅说,很多司机因堵车选择停运。

对于出租车协会的10条自律要求,郭师傅称没听过,“我觉得不管用,高峰时段拉不拉活是司机的自由,能挣钱,谁不想多拉活。”

19时10分许,在6公里路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记者到达目的地。

西大望路2分钟等来出租车

19时19分,西大望路,路边打车乘客较少。记者所处地往南5米外,只有乘客王女士在路边打车。

“今天打车的人比较少。”在SOHO上班的王女士认为,这可能与季节有关,“白天长了,天暖和,大家可能会选择坐地铁、公交,要是冬天或雨雪天,可能等半个小时也打不上车。”

19时21分,一辆空车由北向南驶来,记者打车离去,回头发现,王女士也拦到一辆空车。

“堵不堵车我都拉活,被顾客投诉了也罚。”联友出租车公司的赵师傅说,今年年初以来,公司开会的频率增加,“每次都会强调高峰时段不让交车、不能拒载。”

司机称响应叫车也挑活

高峰时段,出租车叫车服务是否便利?

19时48分,记者拨打96103出租车叫车服务热线,9分钟后,收到信息称将有出租车司机与记者联系。在等待5分钟后,记者搭上了叫来的出租车,从幸福大街前往方庄环岛。

“要是赶在早高峰,可能没司机响应您这趟活。”银建公司的库师傅说,有乘客叫车,司机可能会考虑目的地是否经过堵车路段、车程距离长短、是否能顺道交班或者回家等因素,“我就是因为要回家,往南走,所以才决定顺道拉您。”

北京多项措施缓解打车难

●去年12月28日

北京出租汽车协会代表企业发“通知”,要求不得录用列入行业黑名单的驾驶员。出租车司机拒载、挑活儿、私改计价器、砍价的,视情节轻重暂停上岗1至3年。

●今年1月11日

市交通委发布消息,已初步确定35处出租车重点点位,设检查小组检查出租车运营情况。

●2月6日

北京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发布出租汽车行业十项自律措施,落实早、晚高峰时段禁止交接班规定,引导驾驶员在节假日、恶劣天气保证出车率。

当日,北京召开党政联席会,对于打车难,郭金龙强调首先要加强管理,其次要研究理顺利益关系,创新体制机制,适时加大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力度。

●2月8日

习近平到北京市祥龙出租客运有限公司了解节日期间出租车运营情况。习近平说,应该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健全激励保障机制,加强科学管理,提高职业道德水平,努力解决好“打车难”问题。

●2月22日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首次公布出租汽车行业信访投诉及违章处理情况。今年1月,对7名严重违章驾驶员列入出租汽车行业严重违章信息库。

●2月27日

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出租处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计划在金融区、商场等客流密集点建600个出租车扬招点。

●3月26日

北京市交通排堵保畅第十阶段工作方案发布,今年将大力推广电话叫车、网络订车服务模式,探索建立预约专营服务车队。完善与出租汽车定位相适应的租价体系和与出车率相挂钩的激励方案。

●3月28日

“北京发布”微博称:本市针对出租车运营管理正在研究一揽子措施,具体内容还在研究之中。

代表委员把脉 支招打车难

从出租车数量、价格、份儿钱、效率管理等方面,探讨如何解决市民打车难

本周二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会议室,市人大代表宋慰祖、市政协委员马光远等人士为出租车把脉,支招打车难。座谈会之外,交通领域专家也同样就出租车数量是否够用、出租调价意义何在、出租车份儿钱应否降低、出租车应如何管理和加强使用效率等方面,为缓解打车难提供意见和建议。
1 增出租数量解决打车难?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称,根据建设部《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大城市每千人出租汽车规划拥有量不宜少于2辆,北京现有是每千人3辆。纽约出租车总量为1.5万辆,东京为1.2万辆,伦敦不足1万辆。北京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空驶率达到30%至40%,而社会车辆每天跑48公里。这意味着出租车每天占用道路资源为社会车辆的2.5倍。无限制增加出租车数量,不仅会加剧城市拥堵且不环保。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维持现有6.6万辆出租车的规模足够了,而且还应该减少。出租车的定位是为了满足乘客的特殊需求,其数量不扩编的背后更多是要考虑让公共交通发挥更大的作用。出租车够不够用也是相对的,当大家出行依赖于更为完善的公共交通网络时,现有的出租车数量应能满足额外的需求并发挥更好的作用。

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称,出租车的数量够不够是相对的,要拿出租车当公交车用,每天上下班打车,肯定不够。相对于世界大城市来说,目前北京6.6万辆的出租车总量并不少。北京打车难不是车少,而是怎么样提高出车率以及路上的服务时间,现在大量的车实际上停在那儿,没上路。

2 调价格能否解决打车难?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出租车调价实际上是调节供需关系,是一种经济活动,当供和需发生错位的时候,不能增加供给就应该提高价格进行调整,使大家真正把出租车定位到特殊需要的位置,而不是城市出行的一般需要。即使像恶劣天气加价也是市场行为,是调节供需矛盾的手段,这些手段在其他行业并不鲜见,酒店业在高峰期会上调价格,低谷的时候会打折,这就是市场经济。调价对出租车行业的收入提高有一定帮助,但不宜调得太多。

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称,每公里2块钱的定价已实施了多年,这些年物价和油价都在上涨,通过调整形成一个合理的价位。

柏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王江燕称,出租车调价的收益不能都被出租车公司拿去。这边刚上调价格,那边企业就上调份儿钱,把原本给出租车司机的收益转移到给公司,这样不可取。否则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还那么多钱,还是会有拒载和不出车的情况。

北京市政协委员、知名学者马光远认为,出租车涨价没有问题,但要弄清楚病根,然后看涨价这剂药能否起到作用。当前要首先厘清出租车公司、司机和乘客的利益关系,看价格如何涨才能解决问题。

现行出租车价格标准,起步价3公里10元,之后每公里2元,这个标准制定于2006年,此后只是加上最多达3元的燃油附加费,起步价和租价未进行过调整。

2006年至今七年之内,油价已上涨了七成,城市拥堵更加严重。

3 降“份儿钱”解决打车难?

所谓“份儿钱”,学名叫做承包金,是司机与公司签订的营运任务承包费。

据了解,目前北京单班出租车司机的承包金每月大约是5100元,双班车约每月8280元。目前,本市出租车近五成为双班运营。

这笔钱有没有“水分”,是否可以被挤压?

北京日报报道,以单班车为例,5100元中,司机的岗位补贴大约545元,燃油补贴520元,五项社保712元,折算下来实际的净份儿钱为3323元。这部分钱当中,一部分为刚性成本,比如车辆保险150元,车辆折旧费用大约1200元,修理维护费平摊到每个月80元。再剩下的1800多元是柔性成本,比如企业管理费用大约1000元,企业的营业利润、缴纳的税金等等。

北京市政协委员、知名学者马光远认为,现有情况下,出租车公司说没赚钱,出租车司机说收入太低,乘客打不到车,各方面都不满意。那么这些钱到底到哪里去了?

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邢文训在座谈会上表示,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水平最近10年几乎没有变化,这显然不符合经济发展大趋势。作为出租车的管理方,企业有必要让利,一定程度上降低份子钱。当然,降多少,涨多少,都要先广泛听取意见,看看各方反应,切不可以盲目使用经济杠杆。

4 提高效率解决打车难?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华伦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子华表示,要缓解打车难问题,提高价格或增加出租车数量,都是不太适合的,关键是提高出租车效率和管理。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称,现在一方面打车难,一方面好多车出现空驶,主要是因为乘客与司机供求信息不对称。很多司机在送完乘客后,习惯性地回到熟悉的地区“趴活儿”,这势必造成空驶。另外油价上涨、路上也堵,也造成不少司机挑活儿。比如建立统一的叫车平台就是一个好的办法,尽量减少出租车在路上扫马路的情况,也有助于减轻城市交通拥堵。

王江燕认为,出租车调价后,出租车行业还应在服务上进行提升,不能只提价不提升服务,老百姓是不会满意的。另外要加强对司机和出租车公司的监管和管理,对出租车公司的财政情况,该公开的得公开,该审计还得审计,使之公开化、透明化。对于出租车司机唯利是图议价、拒载等情况,应该从严处理。

宋慰祖称,出租车企业要有一套监督管理的机制,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企业机制。司机一天跑多少,企业按比例提取收入,现在是企业固定收份儿钱,没有形成一个盈利和亏损的正常企业机制。

1.建统一叫车平台,推广电话约车。

2.加强对司机和公司监督和管理。

3.建立符合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

新京报讯 (记者 蒋彦鑫
汤旸)北京近期将出台一揽子的出租车综合改革措施,解决打车难。据了解,北京将按照法定程序启动出租车价格调整,调价产生的收益将主要给出租车司机。
4月9日,市交通委等多个部门召开内部座谈会,邀请多位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委员,一起为出租车打车难把脉和支招。上周日,北京交通部门也就出租车问题,邀请交通专家出谋划策。
总量调控 郊区增加环保车投放
数据显示,10年来,北京出租车一直保持在6.6万辆左右,但北京市常住人口已从1000万出头增长到约2000万。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增加出租车数量?
据了解,北京将依据不增加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的原则,对全市出租车总量进行调控,首先充分挖掘现有出租车的双班潜力,其次在郊区增加电动环保出租车的投放。
此前交通运输部发言人何建中在交通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北京大概是每千人拥有4辆出租车,上海是2.2辆,广州跟上海水平差不多。因此解决打车难,不能仅靠增加车辆,必须要从其他管理方式上来采取措施,大力发展电话叫车和定点候车。
打车将调价 收益主要给司机
北京的出租车价格已经维持多年不变,此前一直有关于出租车价格应该调整的呼声。据了解,北京将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出租车运价的调整,调整前将召开听证会,目前正在制订关于出租车调价的方案。调整后的收益主要给出租车司机。
北京交通大学姚恩健教授此前在参加座谈会时发言称,为缓解打车难,价格可以适当就市而涨。但最关键的是让司机可以多赚点,乘客也能承受涨价的额度。
除起步价外,早晚高峰等大规模拥堵状况、暴雨暴雪等特殊天气、电话预约出租车等因素均在出租车价调整考虑范畴之内。有关人士建议,今后在缓解打车难问题中,应发挥出租车价格的经济杠杆作用,让的哥在这些环境下出车不倒贴钱,增强该行业的吸引力。
据了解,北京现有277家出租车公司。今后,将加大针对出租车公司的监管力度,建立出租车公司、司机的退出机制,对出租车牌照的经营权实行动态调控。
北京将推广电话叫车服务
对于打车方式,目前,北京仍处于“招手即停”的打车状态,尚未建立统一的电召服务平台。市交通委运营监测调度中心表示,将整合全市5个出租车监测调度中心,建立统一的出租车监控和运行平台。推出统一叫车服务电话,同时,整合200多家出租汽车公司的调度资源,推出智能手机客户端。
为保证高峰时段出车率,今年交通委将大力推广电话叫车服务模式,推行4小时预约承诺机制。同时,交通部门拟尝试动态调整出租车总量,适当增加一部分运力专门用于城市保点儿和电召。
现行出租车价格 白天(5时至22时59分)
起步价10元,超出3公里至15公里以内的公里数每公里按2元计费,超出15公里以外的公里数(每公里加收50%空驶费)按3元计费。
超过3公里另收燃油附加费3元。 夜间 (23时至次日4时59分)
起步价11元,其他计费方式同上,但每公里另加收20%的夜间费用 。
超过3公里另收燃油附加费3元。 声音
如果涨价不涨份儿钱、不取消油补,司机有的赚,但如果份儿钱也跟着涨了,涨价对出租车司机来说没意义,而且可能导致出租车司机流失,车少了,反而加剧打车难。
——金建出租车公司卢师傅
出租车涨价是把成本转嫁到了老百姓身上。其实,政府应取消份儿钱,由工商发放营业执照,司机则按营业收入的一定比例直接向国家缴税,这样司机自然有积极性,打车难自然就会解决。
——乘客张女士
去年年底,本报持续关注城区打车问题,记者体验发现在早晚高峰时段,平均半小时才能打到车。此后,相关部门启动专项行动整治打车难及黑车现象,北京出租汽车协会也发布“自律措施”,要求早晚高峰时段通过多种措施保证出车率。昨日,记者再次在晚高峰时段体验打车情况。
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打车6公里路走半个多小时
昨日18时33分,记者在幸福大街打车前往大望桥,多辆空车驶来,在路边仅等候几秒钟,记者打车成功。
“高峰时段好不好打车分地方。”司机郭师傅说,晚高峰时段,写字楼、商圈等地打车较困难,但在一些住宅区附近则相对容易。
在通惠河北路上,车辆排着长队缓慢行驶,出租车计时器显示,3公里的路程,已经等候了17分钟。“堵车也是晚高峰不好打车的原因,司机不划算。”郭师傅说,很多司机因堵车选择停运。
对于出租车协会的10条自律要求,郭师傅称没听过,“我觉得不管用,高峰时段拉不拉活是司机的自由,能挣钱,谁不想多拉活。”
19时10分许,在6公里路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记者到达目的地。
西大望路2分钟等来出租车
19时19分,西大望路,路边打车乘客较少。记者所处地往南5米外,只有乘客王女士在路边打车。
“今天打车的人比较少。”在SOHO上班的王女士认为,这可能与季节有关,“白天长了,天暖和,大家可能会选择坐地铁、公交,要是冬天或雨雪天,可能等半个小时也打不上车。”
19时21分,一辆空车由北向南驶来,记者打车离去,回头发现,王女士也拦到一辆空车。
“堵不堵车我都拉活,被顾客投诉了也罚。”联友出租车公司的赵师傅说,今年年初以来,公司开会的频率增加,“每次都会强调高峰时段不让交车、不能拒载。”
司机称响应叫车也挑活 高峰时段,出租车叫车服务是否便利?
19时48分,记者拨打96103出租车叫车服务热线,9分钟后,收到信息称将有出租车司机与记者联系。在等待5分钟后,记者搭上了叫来的出租车,从幸福大街前往方庄环岛。
“要是赶在早高峰,可能没司机响应您这趟活。”银建公司的库师傅说,有乘客叫车,司机可能会考虑目的地是否经过堵车路段、车程距离长短、是否能顺道交班或者回家等因素,“我就是因为要回家,往南走,所以才决定顺道拉您。”
北京多项措施缓解打车难 ●去年12月28日
北京出租汽车协会代表企业发“通知”,要求不得录用列入行业黑名单的驾驶员。出租车司机拒载、挑活儿、私改计价器、砍价的,视情节轻重暂停上岗1至3年。
●今年1月11日
市交通委发布消息,已初步确定35处出租车重点点位,设检查小组检查出租车运营情况。
●2月6日
北京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发布出租汽车行业十项自律措施,落实早、晚高峰时段禁止交接班规定,引导驾驶员在节假日、恶劣天气保证出车率。
当日,北京召开党政联席会,对于打车难,郭金龙强调首先要加强管理,其次要研究理顺利益关系,创新体制机制,适时加大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力度。
●2月8日
习近平到北京市祥龙出租客运有限公司了解节日期间出租车运营情况。习近平说,应该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健全激励保障机制,加强科学管理,提高职业道德水平,努力解决好“打车难”问题。
●2月22日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首次公布出租汽车行业信访投诉及违章处理情况。今年1月,对7名严重违章驾驶员列入出租汽车行业严重违章信息库。
●2月27日
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出租处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计划在金融区、商场等客流密集点建600个出租车扬招点。
●3月26日
北京市交通排堵保畅第十阶段工作方案发布,今年将大力推广电话叫车、网络订车服务模式,探索建立预约专营服务车队。完善与出租汽车定位相适应的租价体系和与出车率相挂钩的激励方案。
●3月28日
“北京发布”微博称:本市针对出租车运营管理正在研究一揽子措施,具体内容还在研究之中。
代表委员把脉 支招打车难
从出租车数量、价格、份儿钱、效率管理等方面,探讨如何解决市民打车难
本周二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会议室,市人大代表宋慰祖、市政协委员马光远等人士为出租车把脉,支招打车难。座谈会之外,交通领域专家也同样就出租车数量是否够用、出租调价意义何在、出租车份儿钱应否降低、出租车应如何管理和加强使用效率等方面,为缓解打车难提供意见和建议。
1 增出租数量解决打车难?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称,根据建设部《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大城市每千人出租汽车规划拥有量不宜少于2辆,北京现有是每千人3辆。纽约出租车总量为1.5万辆,东京为1.2万辆,伦敦不足1万辆。北京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空驶率达到30%至40%,而社会车辆每天跑48公里。这意味着出租车每天占用道路资源为社会车辆的2.5倍。无限制增加出租车数量,不仅会加剧城市拥堵且不环保。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维持现有6.6万辆出租车的规模足够了,而且还应该减少。出租车的定位是为了满足乘客的特殊需求,其数量不扩编的背后更多是要考虑让公共交通发挥更大的作用。出租车够不够用也是相对的,当大家出行依赖于更为完善的公共交通网络时,现有的出租车数量应能满足额外的需求并发挥更好的作用。
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称,出租车的数量够不够是相对的,要拿出租车当公交车用,每天上下班打车,肯定不够。相对于世界大城市来说,目前北京6.6万辆的出租车总量并不少。北京打车难不是车少,而是怎么样提高出车率以及路上的服务时间,现在大量的车实际上停在那儿,没上路。
2 调价格能否解决打车难?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出租车调价实际上是调节供需关系,是一种经济活动,当供和需发生错位的时候,不能增加供给就应该提高价格进行调整,使大家真正把出租车定位到特殊需要的位置,而不是城市出行的一般需要。即使像恶劣天气加价也是市场行为,是调节供需矛盾的手段,这些手段在其他行业并不鲜见,酒店业在高峰期会上调价格,低谷的时候会打折,这就是市场经济。调价对出租车行业的收入提高有一定帮助,但不宜调得太多。
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称,每公里2块钱的定价已实施了多年,这些年物价和油价都在上涨,通过调整形成一个合理的价位。
柏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王江燕称,出租车调价的收益不能都被出租车公司拿去。这边刚上调价格,那边企业就上调份儿钱,把原本给出租车司机的收益转移到给公司,这样不可取。否则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还那么多钱,还是会有拒载和不出车的情况。
北京市政协委员、知名学者马光远认为,出租车涨价没有问题,但要弄清楚病根,然后看涨价这剂药能否起到作用。当前要首先厘清出租车公司、司机和乘客的利益关系,看价格如何涨才能解决问题。
现行出租车价格标准,起步价3公里10元,之后每公里2元,这个标准制定于2006年,此后只是加上最多达3元的燃油附加费,起步价和租价未进行过调整。
2006年至今七年之内,油价已上涨了七成,城市拥堵更加严重。 3
降“份儿钱”解决打车难?
所谓“份儿钱”,学名叫做承包金,是司机与公司签订的营运任务承包费。
据了解,目前北京单班出租车司机的承包金每月大约是5100元,双班车约每月8280元。目前,本市出租车近五成为双班运营。
这笔钱有没有“水分”,是否可以被挤压?
北京日报报道,以单班车为例,5100元中,司机的岗位补贴大约545元,燃油补贴520元,五项社保712元,折算下来实际的净份儿钱为3323元。这部分钱当中,一部分为刚性成本,比如车辆保险150元,车辆折旧费用大约1200元,修理维护费平摊到每个月80元。再剩下的1800多元是柔性成本,比如企业管理费用大约1000元,企业的营业利润、缴纳的税金等等。
北京市政协委员、知名学者马光远认为,现有情况下,出租车公司说没赚钱,出租车司机说收入太低,乘客打不到车,各方面都不满意。那么这些钱到底到哪里去了?
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邢文训在座谈会上表示,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水平最近10年几乎没有变化,这显然不符合经济发展大趋势。作为出租车的管理方,企业有必要让利,一定程度上降低份子钱。当然,降多少,涨多少,都要先广泛听取意见,看看各方反应,切不可以盲目使用经济杠杆。
4 提高效率解决打车难?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华伦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子华表示,要缓解打车难问题,提高价格或增加出租车数量,都是不太适合的,关键是提高出租车效率和管理。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称,现在一方面打车难,一方面好多车出现空驶,主要是因为乘客与司机供求信息不对称。很多司机在送完乘客后,习惯性地回到熟悉的地区“趴活儿”,这势必造成空驶。另外油价上涨、路上也堵,也造成不少司机挑活儿。比如建立统一的叫车平台就是一个好的办法,尽量减少出租车在路上扫马路的情况,也有助于减轻城市交通拥堵。
王江燕认为,出租车调价后,出租车行业还应在服务上进行提升,不能只提价不提升服务,老百姓是不会满意的。另外要加强对司机和出租车公司的监管和管理,对出租车公司的财政情况,该公开的得公开,该审计还得审计,使之公开化、透明化。对于出租车司机唯利是图议价、拒载等情况,应该从严处理。
宋慰祖称,出租车企业要有一套监督管理的机制,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企业机制。司机一天跑多少,企业按比例提取收入,现在是企业固定收份儿钱,没有形成一个盈利和亏损的正常企业机制。
1.建统一叫车平台,推广电话约车。 2.加强对司机和公司监督和管理。
3.建立符合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汤旸 蒋彦鑫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维持现有6.6万辆出租车的规模足够了,而且还应该减少。出租车的定位是为了满足乘客的特殊需求,其数量不扩编的背后更多是要考虑让公共交通发挥更大的作用。出租车够不够用也是相对的,当大家出行依赖于更为完善的公共交通网络时,现有的出租车数量应能满足额外的需求并发挥更好的作用。

王江燕认为,出租车调价后,出租车行业还应在服务上进行提升,不能只提价不提升服务,老百姓是不会满意的。另外要加强对司机和出租车公司的监管和管理,对出租车公司的财政情况,该公开的得公开,该审计还得审计,使之公开化、透明化。对于出租车司机唯利是图议价、拒载等情况,应该从严处理。

现行出租车价格标准,起步价3公里10元,之后每公里2元,这个标准制定于2006年,此后只是加上最多达3元的燃油附加费,起步价和租价未进行过调整。

北京日报报道,以单班车为例,5100元中,司机的岗位补贴大约545元,燃油补贴520元,五项社保712元,折算下来实际的净份儿钱为3323元。这部分钱当中,一部分为刚性成本,比如车辆保险150元,车辆折旧费用大约1200元,修理维护费平摊到每个月80元。再剩下的1800多元是柔性成本,比如企业管理费用大约1000元,企业的营业利润、缴纳的税金等等。

3 降“份儿钱”解决打车难?

2006年至今七年之内,油价已上涨了七成,城市拥堵更加严重。

北京市政协委员、知名学者马光远认为,出租车涨价没有问题,但要弄清楚病根,然后看涨价这剂药能否起到作用。当前要首先厘清出租车公司、司机和乘客的利益关系,看价格如何涨才能解决问题。

据了解,目前北京单班出租车司机的承包金每月大约是5100元,双班车约每月8280元。目前,本市出租车近五成为双班运营。

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称,每公里2块钱的定价已实施了多年,这些年物价和油价都在上涨,通过调整形成一个合理的价位。

从出租车数量、价格、份儿钱、效率管理等方面,探讨如何解决市民打车难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华伦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子华表示,要缓解打车难问题,提高价格或增加出租车数量,都是不太适合的,关键是提高出租车效率和管理。

北京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称,根据建设部《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大城市每千人出租汽车规划拥有量不宜少于2辆,北京现有是每千人3辆。纽约出租车总量为1.5万辆,东京为1.2万辆,伦敦不足1万辆。北京每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空驶率达到30%至40%,而社会车辆每天跑48公里。这意味着出租车每天占用道路资源为社会车辆的2.5倍。无限制增加出租车数量,不仅会加剧城市拥堵且不环保。

澳门金莎,宋慰祖称,出租车企业要有一套监督管理的机制,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企业机制。司机一天跑多少,企业按比例提取收入,现在是企业固定收份儿钱,没有形成一个盈利和亏损的正常企业机制。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出租车调价实际上是调节供需关系,是一种经济活动,当供和需发生错位的时候,不能增加供给就应该提高价格进行调整,使大家真正把出租车定位到特殊需要的位置,而不是城市出行的一般需要。即使像恶劣天气加价也是市场行为,是调节供需矛盾的手段,这些手段在其他行业并不鲜见,酒店业在高峰期会上调价格,低谷的时候会打折,这就是市场经济。调价对出租车行业的收入提高有一定帮助,但不宜调得太多。

2.加强对司机和公司监督和管理。

1.建统一叫车平台,推广电话约车。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称,现在一方面打车难,一方面好多车出现空驶,主要是因为乘客与司机供求信息不对称。很多司机在送完乘客后,习惯性地回到熟悉的地区“趴活儿”,这势必造成空驶。另外油价上涨、路上也堵,也造成不少司机挑活儿。比如建立统一的叫车平台就是一个好的办法,尽量减少出租车在路上扫马路的情况,也有助于减轻城市交通拥堵。

4 提高效率解决打车难?

北京市政协委员、知名学者马光远认为,现有情况下,出租车公司说没赚钱,出租车司机说收入太低,乘客打不到车,各方面都不满意。那么这些钱到底到哪里去了?

所谓“份儿钱”,学名叫做承包金,是司机与公司签订的营运任务承包费。

3.建立符合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

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邢文训在座谈会上表示,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水平最近10年几乎没有变化,这显然不符合经济发展大趋势。作为出租车的管理方,企业有必要让利,一定程度上降低份子钱。当然,降多少,涨多少,都要先广泛听取意见,看看各方反应,切不可以盲目使用经济杠杆。

1 增出租数量解决打车难?

本周二上午,北京市交通委会议室,市人大代表宋慰祖、市政协委员马光远等人士为出租车把脉,支招打车难。座谈会之外,交通领域专家也同样就出租车数量是否够用、出租调价意义何在、出租车份儿钱应否降低、出租车应如何管理和加强使用效率等方面,为缓解打车难提供意见和建议。

代表委员把脉 支招打车难

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称,出租车的数量够不够是相对的,要拿出租车当公交车用,每天上下班打车,肯定不够。相对于世界大城市来说,目前北京6.6万辆的出租车总量并不少。北京打车难不是车少,而是怎么样提高出车率以及路上的服务时间,现在大量的车实际上停在那儿,没上路。

这笔钱有没有“水分”,是否可以被挤压?

2 调价格能否解决打车难?